茑萝

情到最深处,一切文字都成了贫瘠的荒土。我的心似凝固在深海,又似登临山的极端。

【那时候我看到的确实是蓝绿色的光】
【我知道我是醒着的】

==============================
窗外是一片异样的蓝色的光。
本应是黑灰的夜空一片蓝澄澄,我无法用言语描述这片异样的色彩——有着被一层廉价塑料膜笼罩了的质感——整个房间像一个栽培着水生植物的温室,里面充满了生机勃勃的菖蒲与王莲——这其中浅浅的水池,所反射出的植株与日光的颜色。
在这个空旷的房间中,有种令人窒息的压抑,它使我双腿拘束地微微分开与肩平齐,十指交叉垂于腹部。我的牙龈肿得厉害,上下两排牙齿都合不拢来;两条小腿上的淤青,有些黑得发紫,有些还是青色的;背上生满了鳞片般的痱子;眼睛里有股淡淡的腥味,干涩得仿佛要流出血来;睡姿好似一个安眠的殉道者。
后来我浑身疼得受不了,又不敢动,心里怕得要命,担心着身边的母亲被惊醒。但渐渐地我的触感消失了,无论疼痛还是快感,都像潮水般退去。
我躺在床上,如一朵莲花浮在水面。
可是我不想做那莲花。我恐水,原先是海水,再后面湖水也不行。想想叶片贴着有水螅游动的湖面,根部深埋入满是淤泥的河床,心底一半是厌恶,一半是恐惧。
身体与灵魂开始剥离。
蓝绿色的塑料膜融化成水,我将要溺毙于其中。
就这么溺亡也好,我已经把自己放在这个房间,这个黑色的棺材中了。
忽然之间我的母亲醒了,不是由于我的动作,而是因为那过于刺眼的光线。
她把窗帘拉上了。
她又回到了床上。
她很快入睡。
而我失去了水,成了一朵被遗落在棺木里的莲花,死一般的圣洁。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