茑萝

情到最深处,一切文字都成了贫瘠的荒土。我的心似凝固在深海,又似登临山的极端。

我的森林生长于北冰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