茑萝

情到最深处,一切文字都成了贫瘠的荒土。我的心似凝固在深海,又似登临山的极端。

流星

我就是只能写段子啊【倒地】
这里茑萝/阿殇欢迎来玩
———————————————— 

他像流星,以为自己生命的光华还很漫长,却不知道当他飞速掠过天际的时候迎接他的确实永恒的寂静。

                                  ——迟子建

玉衡从未觉得这么冷过。

不是北极,也不是深海。

他在纳卡城前,沙漠的最中央。接受着阳光炽热的洗礼,脚下是一片金灿灿的沙漠。
心却冷得要命。

乌丫是第一次杀人,哭到近乎昏厥;但玉衡别说哭,就连个悲伤的表情都没有。未羊死了。他只是在心里默念着,未羊死了。

是他亲手杀死的,或者是乌丫,或者是在场的每个人。

他突然恨起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仇恨伴随着爱,却总是来得不明不白又去得莫名其妙。

他和未羊,没有亲吻,也没有拥抱。

有的只是想要杀死对方的执念,好像连自己的心死了也无所谓。

真是个自以为是的羊。玉衡不禁笑了。

他就像是一个疯狂的旅人,以为自己可以和时间赛跑。最终他的速度敌不过光的速度,岁月的镰刀将他的生命也一并带走。

于是他们两个成了对立的两岸,中间隔了一条忘川。

只是未羊,如果有下一世,我会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然后无论我们是双双死于非命,还是在等待中老去,我都会陪着你。

所以可别跑得太快了,未羊。
——————Fin—————————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