茑萝

情到最深处,一切文字都成了贫瘠的荒土。我的心似凝固在深海,又似登临山的极端。

定格星空

枢->夜<->青,天枢楼下高冷学弟,青仙隔壁班风流帅比
小落出没虽然我也不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其实只是段子
这里茑萝/阿殇欢迎来玩
———————————————————
梵音走下楼梯,周围已是暮色四合。

她想着剩下的课题,还有明天需要组织的演讲比赛。

所以当她看见银发少年依旧守在校门口时,多少有些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他就站在路灯下,暖色的灯光不偏不倚地打在他英俊的面孔上,如此景象或许会令许多女孩子暗暗脸红。

梵音在心里比量了一下,却总觉得还是隔壁班的青仙帅一点。她喜欢性格洒脱的人。

有时候她觉得每天带着这么一个邻居家的小学弟上学放学顺带一起解决掉早饭晚饭不免会生出些流言蜚语,但好在这个弟弟很听话,不说成绩优异品行更是端正,她对于那些酸溜溜的话也就不以为意。

“还没走?”她笑了笑,把手上的书包扔向了天枢——男士总要谦让小姐的。

“等你一起。”


路上的谈话显得有一搭没一搭,梵音不是什么能侃天侃地的人,天枢也更不健谈。

只是梵音突然轻声叹了一句,“好美的星空。”于是天枢整个人就怔住了。

真的很漂亮。

整个苍穹的碎钻,整片海洋的礁岛。

对面是霓虹灯绵延的大厦,他却只看见她眼中倒映着的漫天星辰。

美景,佳人。刚刚好。

天枢动了动嘴唇,却再没说出什么话。

只是刚刚好,不多也不少。

这时候他想起自己同桌小落一直在向自己极力推荐的《星空》。他记得一句,现在也只记得一句了:
“细数繁星闪烁 细数此生风波
原来所有所得所获不如一夜的星空。”

他觉得,再没有哪句话能如此贴切了。


至于青仙出乎意料的告白以及他和梵音一起出国留学那都是后话,不提也罢。

梵音给天枢留了电话,他却一次也没打通过。

不是不想联系,只是不知从何说起。

我很想你?还是我喜欢你?

收到那两人婚礼请柬的那天,天枢正在非洲西北部的加那利群岛旅游。

那里的星空是很漂亮的,他却孑然一身。

于是他又想起歌词的另一句:
“命运偷走如果 只留下结果
时间偷走初衷 只留下苦衷”

他觉得,再没有哪句话能如此贴切了。
————————Fin————————————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