茑萝

情到最深处,一切文字都成了贫瘠的荒土。我的心似凝固在深海,又似登临山的极端。

故事结局的信

我就是写段子成瘾了哈哈哈哈哈
瀚唐在瑞/典读书,清茗就随便一点了【喂
书信向?
这里是茑萝/阿殇欢迎来玩!
———————————————
【告别那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离开那段年轻气盛的故事】

致我亲爱的清茗:

距我们分别已有一年零两个月十三天了,我居然能记得这么清楚,是不是很惊讶?

马/尔/默这边时间还早,估计只有五点出头,但我睡不着了,只好摸出纸来给你写信。

我一切都好,不用担心。糟糕的是家里的香肠和全麦面包已经快见底了,可天气这么冷,我不想出门。冬天快要来了,马路上也都结了霜。我记得马/尔/默是瑞/典的第三大城市,但人口却少得可怜。我在春天从窗外望去还有小孩子在踢球,现在是出门绕广场走一圈都碰不到几个人。

那我现在该干什么好呢。枕头底下还压着《穆斯林的葬礼》,我就粗略翻翻,未来得及细看。讲的是什么我没注意,但它的封面还挺好看。当我合上它时,还能闻到黏着线上淡淡的胶水味。你不要奇怪,我不是一直喜欢这种莫名其妙的味道吗?

过去你总催我多读书,导致现在我拿起书就能想起你老妈子一样的嘴脸,完全没有读的兴致了,哈哈。

我一闲下来就想同你说点什么。

想聊聊我的同学,他们无论课上课下都挺自我的,就像我的身边都是清茗——我现在看谁都像你;想聊聊你好久之前寄来的照片,是家门口的草坪吗?你笑起来是很好看的;想聊聊我们的过去,过去做了多少看起来年少轻狂的傻事啊——好吧好吧,我承认傻事都是我干的,你是个聪明人。

听说基/律/纳那边已经下雪了。

你还记得我们逃学去玩雪的事情吗?那时候我们在南方城市,下雪是多难得的事啊。可惜我们忘记戴围巾和手套,你还嘴唇冻得发紫地问我是不是要死在那里了。

你为什么从不给我回信呢。别说什么世间许多故事都没有结局,这些道理我可都不信。

好了,天快亮了。

说实话,我挺想你的。

你永远忠诚的朋友 瀚唐



“先生,我这里有一封瑞/典来的信,但我问了上面住址的主人,似乎不是他家的信。您认识上面的——清茗先生吗?”

“哦是去年搬走的小伙子吧?他的一位朋友老给他寄信,但他走的时候可是一个新地址都没留下呢,好像说什么想要有个新的开始之类的。”

“那真是打扰了,再见,先生。”

“再见,下次再有信来的话退回就好了。”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