茑萝

情到最深处,一切文字都成了贫瘠的荒土。我的心似凝固在深海,又似登临山的极端。

是否曾提及我所见的景色

我时常睡得很晚。凌晨一两点,或者两三点,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再躲到厕所里。
坐在马桶盖上,我把手机开了关关了开,感受到它逐渐发热,把我整个手熨得滚烫。
最后我关掉手机,看向窗外,黯淡的光线照亮了我模糊的轮廓。暗紫的天,橙黄色的路灯,沉默的高楼,干净的路面与零星的车辆。
有时候我会想很多,从一只甲虫的死亡到所有星系的远离,最后想起将要落下的眼泪,终究是消散于我眼眶无言的沙漠。
我就是这样,独自看过一天又一天的夜景,在黑暗中面向黑暗坐着。徒留下一个憔悴的背影,美得不可方物。

评论

热度(3)